谒陈寅恪墓

/ 0评 / 0

庐山风景绝佳,人文景观也不少,吸引我的,便有陈寅恪墓。这个心愿由来以久,09年初来庐山时就曾来寻,不知为何未获。这次单位庐山培训,下午有闲。中午我发了一条微博:“下午准备拜谒一位学长、一位教授、一位大师,一个悲剧,陈寅恪”。有友人回复“故居?”我回“墓”。

中午沉沉睡去,醒来时已经三点二十三分,出得宾馆,正好有同事打面包车回来,坐上车,直奔庐山植物园。社会车辆只能到达仰天坪观光车站。下车沿公路走1.5公里,到一三叉路口,看到一面大照壁,介绍“华夏之园”即庐山植物园,介绍说此园建于1934年,是一个高山植物园。在照壁处,左侧是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,右侧去含鄱口还有0.5公里。

沿左侧公路慢慢前行,新翻修的黑色柏油马路,两旁是高大的柏树,抬头望不见天,想到杜甫的“锦官城外柏森森”。约摸走了一百多米,又见一三叉路口,叉内建一红顶板房,路口左侧就是植物园的入口。继续前行,转过一个弯,是植物园办公大楼,非常庐山特色的房子,用花岗岩砌就的三层小楼,窗户外有铁艺的花架,整齐码着开着小花的花盆,颇有欧洲味。走过办公楼往右下走,下得几个阶梯,就能看到一个指路牌,温室方向就是陈寅恪墓的方向。

往前就是玻璃温室了,右边温室边突然出现一个民国将军,定睛一看是游人化妆照相。路边有一些相片展示,仔细看了几眼,演女特务的有几个有那么点气质,演将军的均无民国范儿,那是要知识底蕴人生阅历方能显现的。第二个温室前有一路牌,指示陈寅恪墓的方向,我环顾四周,这寥落的植物园里,除了“民国将军”,没有其他人了,看来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。

横穿过温室前的一条石子路,是一个小小的山坡,走进柏树枝织成的小径,右侧有一石立,上书“景寅山”。我拿出手机拍照,心里忽然有些紧张慌乱。我的手里,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手机,别无他物了。我摘了一枝开着橙色小花的野菊,慢慢登上几个台阶,来到一个小小的平的山坡,这就是陈及夫人唐氏的纪念墓地了。墓碑由两部分组成,右侧是一立着的修长的河石,上书“陈寅恪、唐筼夫妇永眠于此”,左侧是横着的河石,由黄永玉先生题写陈寅恪一生人格学术之写照: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。我把小花放在墓前修剪过的绿化植物上,想鞠躬,又没鞠躬。我转过身去,感觉此处群山环抱,松柏庄重,思量大师夫妇长眠于此,有常绿植物相伴,有开花植物相伴,必不至孤单。我静静地伫立,听风从松柏间轻轻吹过,摇动着树枝。忽然我发现一个小动物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我,我目光所及,知道是一只麻猫。陈先生儿女在回忆录《也同欢乐也同愁》说,陈先生是一名“猫迷”,这只猫,是不是还能慰藉大师的在天之灵呢。我试图靠近一些,小猫警惕地转身消失在灌木丛中了。

乘兴而来,拜谒完陈氏夫妇墓,时间是下午四点半,我也该往回返了。我一个人沿着公路,慢慢往回走。雾起来了,在茫茫的雾中,跟着公路,走向那个叫“cooling”的地方。不多远,我看到一个路牌,上面写道:“会址 2.4公里”。

写于2011年9月20日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